上海论坛网

搜索

遭遇渣男:有一种男人名叫爱情教科书

[复制链接]
feimao 发表于 2021-7-22 13:16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feimao 2021-7-22 13:16:54 12 0 显示全部楼层
八年前,白小姐经人介绍认识许先生。她觉得运气还不错,因为许先生满足她迄今为止对异性的全部幻想。最后她明白过来,认识他,花光她几许好运气。

  许先生完全不像需要相亲结识女人的男人,他穿着制服赴约,不是那种五大三粗的兵痞,是一名儒将。制服穿在他身上腰是腰臀是臀,修长双腿隐隐有杀气,整个人洋溢着仪仗队第一排的风姿。

  白小姐不知他是城里著名的许氏二少,也不知他是红粉满城的花花公子,她天真地以为他出身特殊,有组织有纪律,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好人。他带她去七弯八拐的闹市小巷吃私房菜,带她去安静人少的酒吧小酌。那酒吧装修成上世纪三十年代旧上海十里洋场,唱机里放着周璇。他们相拥着跳舞,她借着昏蓝的灯光仰头看他。帽檐下他的长睫毛遮住的眸子看不清内容,一切都模糊了。她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,也许是前生,陋室明娟爱上军阀的二儿子。

  内秀的白小姐生平第一次顾不得矜持,踮起脚吻他坏笑的唇角,慢慢地那吻变成了咬,狠狠地压上去,想要将他吞落腹中。这样就安全了,他是她一个人的了。他很快便反攻为主,一手托着她的后脑,一手托着她的腰。她觉得自己被提起来吸进去,像在沙漠里行走的旅客遇到了龙卷风,被卷起来身不由己,下一刻就要粉身碎骨。

  一个月后许先生消失过一阵子,白小姐联络不到,以为他有任务不便联络。直到有一天他领着一个女孩子找到她所在的医馆,央她开一些补血的中药给那个女孩子。那是他的表妹。他们兄妹站在玻璃柜台前聊天,表妹叫出好几种中药的名字。他笑说:“我怎么一样都认不出来?”

  表妹冷笑:“术业有专攻,你背花名儿无人能及。”

  临走时白小姐终于忍不住问:“最近很忙吗?”

  他说了一句“不忙”便走了。玻璃门关上的瞬间,听得表妹说:“积点德吧,你也配得上这些好药材?”

  白小姐不知那是一句警告,还是追上去。他停下来看她,似乎带着一点怜悯,又有一点同城约会无奈,然后握住她的手,拇指捏着她单薄柔嫩的手心,不知按中哪个穴位,一直麻到心里去,听得他说:“等我找你。”

  她等了几天,他果然来找她。

  她竟也渐渐习惯了等待的日子,极其煎熬。他偶尔还是会来找她,聊天吃饭看电影,没有下文。

  她察觉出不对劲儿来,这样再过几个月,就可以结拜成好兄弟了,表妹却说:“他待你不同,这些年你是第一个呢。”

  认识一年半,白小姐终于走了一步险棋,留他过夜。他仿佛熟悉她的一切,毛衣的领口,衬衫的扣子、旗袍的开衩、内衣的暗扣、他的手像外科大夫的手术刀,了解她身体每一处。

  白小姐是学医的,对人体的了解非同一般,这一刻却觉得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甚了解,在他的十指下变成发音的钢琴,是一个不会弹的人首次出手,断断续续咿咿呀呀,然后变成一些不知名的花,将开未开。春风的气息擦着鼻尖耳鬓拂过,一切轻、柔、软,突然成了台风,一下子被撕开,处处透风,却又处处充实,最后变成教堂里的鸽子,扑棱棱飞到半空却被枪声打落下来,奄奄一息地聆听教父祷告,然后微笑瞑目安息,

  白小姐不知道的是,他熟悉女人的一切。

  许先生后来同人忆起白小姐,并不记得这些香艳场景,他只记得她总是煮好一锅汤等他,不管什么汤,都有一味中药:当归。

  这场爱情像一处随处可见的九流言情剧。他不是好演员,甚至不是好观众,总是不定时离开,如同电影院里心不在焉的观众,中途出去抽个烟或者去趟洗手间,回来电影还接着演。他并不知发生了什么,假装看下去,直到电影结束,他才蓦然发现荧幕上没有他的名字。

本链接由肥猫SEO论坛提供SEO优化技术支持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发新帖

feimao当前离线
论坛会员

查看:12 | 回复:0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